许文华:痴情太行绘丹青
作者:杨正华 原出处:今日河南网 添加日期:2011-10-11 19:00:24

本网通讯员 杨正华

绵延800里的太行山,壁立千仞,气势雄伟,自古以来,有“太行自古天下脊”之美誉;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等远古传说发源于此;古往今来,太行山不仅塑造了一个个古代先贤和英雄豪杰,演绎了无数的英雄史诗和热血纷飞的传奇故事,同时它还一直是历代画家的心仪之地,迤逦秀美的山水滋养了无数的山水画家的创作才情,太行山又被称为“山水画的起源地。”

聽聽聽 许文华,当代实力派青年画家,虽然生长于豫东平原,但他却痴情于太行山的变幻多姿的风光,多年来,他主攻太行山水画,走遍太行山的山山岭岭,采风写生,他的画笔写下了对这座古老的山脉上痴迷挚爱,对太行人的喜爱,对绘画艺术的执著。

植根沃土叶茂根深

许文华先生,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任河南文砚书画艺术中心学术总监,中国文艺家俱乐部书画院培训处副主任,中原书画院客座教授,河南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他自幼喜欢丹青,对绘画有着极好的天赋。

已过而立之年的许文华先生,性格豪爽豁达。他的祖籍是庄周故里,烟波浩淼的黄河故道,婀娜多姿的芦苇蒲荷,动听的人文传说,这美丽的自然风景就陶冶了许文华一颗艺术的心灵,他观察自然景致,体悟自然的秀美,呀呀学语的他就开始拿着树枝在地上画画儿,描摹起生活中的美好。

村里有位马姓的农民画师,许文华每天放学后,就到他那儿观画,老师生动灵活的笔触瞬间勾勒出美好的事物,这让他惊奇,也给他幼小的心灵播撒下艺术的种子。

他爱上了美术,在中学时代打下了良好的美术基础。后来进入河师大美术系。四年的专业系统的学习,他临摹宋元名家山水精品,体悟古人的笔墨语言,研读历代画论,将古人的文化精神、笔墨技巧吸纳到自己的创作中。

河师大四年的系统学习,使他坚定了对绘画艺术的执着追求。毕业后,他去美国留学,学习油画。1990年他返回祖国,拜当代著名画家罗镜泉、吴建潮为师,在二位大师精心指导下,对国画进行了更深入透彻的学习。又从近代黄君壁、黄宾虹诸大师入手,并上追清之石涛、石溪,醉心于宋之李成、郭熙等古哲先贤,形成了自己意境清新、隽永静谧的山水面目。

行遍太行寻梦想

中国的名山大川很多,而许文华唯独钟情于太行山。他说,太行山是中国的脊梁,它既有泰山 “齐鲁青未了”的世事沧桑痕迹;也有层峦叠嶂岩石祼露的华山奇险的峻峭气势。为了更深入地了解太行,研究太行,画出有深度有内涵的太行,每年都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深入太行实地写生,把这神圣的山水作为他水墨山水画创作的基地。他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走进浩瀚无边的太行山里与山民一起生活,体验感受太行山之美,体验万物的自然之美,追求人性与自然的对话,以及对人生自我价值的理解和对太行精神之美的感悟,寻找他的视觉语汇和符合太行特征的艺术形式。

许文华常说:“画是走出来的。”要想创作出好的作品,成为一位具有实力的画家,必须走出家门,深入大自然,亲身体验自然生成的山水、丘壑,与自然交流,聆听自然的教诲,才能获得画中的意境,才能把从古人那里学来的东西以挥至极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许文华认为,只有通过“走”,对景物的印象才会深刻,才能挣脱别人的束缚,感悟出自己的东西,做出自己的画。因为“走路”,许文华曾经在太行山上迷失好几个月,山上的野果是他的食物,山上的美景是他的伴侣,几个月的时间,他将自己变成太行山上的一位苦行僧。在这次“意外”迷失中,许文华收获了许多,大量的写生手稿,对风景的记忆,对绘画的思索,都为许文华日后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资源。

多年来,许文华自己已记不清他多少次到过太行山了。在太行山五龙口,全村的男女老幼没有不认识那个叫许文华的“大胡子”,他坐在石头上画大山,村民闲时就围成一团,静静地看他把山山水水写进速写本里,画完后,赞叹声不绝于耳,然后,他们争抢着把这位心中的奇人请到自家吃饭。时间一长,许文华对村子也相当熟悉,“村里哪个地方有个石头我都知道,闭上眼睛走路都不会绊着”,这是许文华经常对别人提及的,他把在那里生活当成一种荣耀,他已经和那里的人融为了一体。不管是逢年过节,还是婚丧嫁娶,大小事都忘不了告诉许文华,他们知道这个随和的画家是他们最愿意亲近的文化人。

现在的许文华,已经把太行山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这里的山民都成了他的亲人,每年他都按时回家“探亲”。他像是太行山上嫁出去的姑娘,每当金秋十月,硕果累累的季节来临,当地都会有人过来把他接回太行山。因为,每到秋季,正是山果丰收的时候,举目望去,满山遍野火红一片,一个个红彤彤的山楂,柿子如同红灯笼一样,格外诱人,此时作画,是再好不过的了。当地人也想让许文华过去,品尝山上的野果。但是,山上一到十月份路就不好走了,当地人担心他的安全,所以每年都会在山脚接他。在太行山写生的日子,远离都市的繁华与喧嚣,走进宁静空灵的山野,任清凉的山风吹佛,呼吸着大自然清新的空气,独享那份清静和悠然自得,是许文华最惬意的。

聽聽聽 “面壁” 十年绘丹青

为绘制出心中的太行山美景,许文华选择了专业艺术创作,他选择了远离郑州市区的一处画室,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孤独和寂寞,面壁十年,用毛笔在宣纸上挥洒出自己的壮阔人生。

2011918日,绵绵秋雨中,笔者一行来到住在新郑龙湖之畔的许文华的揽云轩书屋采访,进屋内,看到许先生正在伏案挥毫作画。在这所不足百平方米的小屋内,客厅里摆放着一条近5米长的大桌案,一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幅未完工的山水画。许先生介绍说:他正在为应国家文化部之邀,出访欧洲六国之行准备画作,要把太行山的美介绍给世界友人,通过自己手中的画笔让全世界了解太行山的秀美风情。

许文华先生喜欢在音乐中作画,音乐能给他带来创作灵感。一阵高低起伏、低沉婉转的音乐响起,只见他右手执笔,左臂后伸,笔墨在宣纸上不时跳跃,左手时而扬起,时而后翻,时而在前方以手作目测状,笔走龙蛇,龙飞凤舞。他以浓淡不同的墨色和劲健的笔力积点成面、依面托线,造成面线相依之势;在着力表现物象丰实结构的同时,他更着力于对“势”的营造。他用丰富的墨法表现出太行的神韵,完全用笔墨的疏密变化和线条的流动表现出太行山水的生命。他笔下的山林繁茂而又不失隽秀,生机盎然,传达出他对太行山的热爱之情。

许文华先生作画时的样子宛如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翱翔在太行山陡峭的悬崖之间,又仿佛穿梭在太行山深谷的溪流边,他深深陶醉在创作的快乐中,融入他心中的山河里。就是这样,二十多年时间,除了去太行山写生以外,他就远离妻儿独自一人躲进书屋里,闭门作画,有时二天不吃饭,他都不觉的饿,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尤如老僧入定一样,过着屋中无甲子、不知是何年的苦行僧生活。

痴情绘画苦中乐

许文华先生生活节俭,随遇而安。但是对书画方面的书籍、画册等,却从来不吝啬。刚到郑州拜师学画时,许文华生活十分窘迫,处境非常困难。租住在都市村庄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民房里,当时许文华受聘于一所民办书画学校,每月的工资二百余元,除去吃饭,购买绘画的材料和其他的开支,每月所剩了了无几。许文华为了买一本黄秋园的画册曾经还去做过苦力。他的朋友提起这事,至今还记忆犹新,那是一个冬天的深夜,朋友见他一直未归,便出门找他,却在大街上看到了瘦弱的许文华在当搬运工,满身的尘土,一脸的疲惫。朋友很悲痛,他却笑笑,幽默地对朋友说:“弄点小钱,把黄秋园的那本画册买回来,就能和大师多亲近了。”

“我宁愿做精神上的贵族,生活上的乞丐。”许文华不在意生活的艰苦,他总是很乐观地对自己的朋友说。“拥有远大的理想,生活只是促进自己前进的动力。”许文华心中有一个梦,那就是要做一位具有时代意义的画家,为中国绘画史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为此,他不分日夜,勤勤恳恳,埋头作画。并刻苦研读书画理论,增加文化修养。他把创作的心得,都作成诗词,写成理论文章,收入他的《寒雨文集》中,十几年下来,他写了厚厚的九大本。由于有扎实的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他才对传统书画有深刻的认识,才会对传统的把握准确到位。许文华常说,他是一个怀旧的人,喜欢传统的东西。所以,他的画非常注重传统,将传统绘画中人与自然的美和情感融入心境,尽可能以个性化和风格化的艺术语言,表达自己对民族文化传统中精神与人性的领悟。加上多年美院式的严谨训练,技巧上的东西在他心中已经得到升华,形成了自己清新隽永的绘画语言。

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他默默无闻地苦苦奋斗了二十多年,如今,离实现他的梦想越来越近。许文华的这个梦,仍然离不开他魂牵梦饶的太行山。他要创作出一部能完整展现千百年来太行山人文和自然景观的——百米长卷画作《太行丰碑》,内容囊括太行山的自然风光和人文历史,从古代愚公移山,到春秋战国鬼谷子授业,从杨家将抗辽,到八路军抗日,再到新中国修建“人工天河”颅——红旗渠,等等在太行山上所发生的一个个不朽的英雄人物和传奇故事,将太行山的山水与人文历史结合起来,组成一幅幅跨越千年历史的宏大画卷,向人们充分展示一个大美的太行山。多年来,他搜集了大量素材,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和知识储备,他计划用十年时间去完成这幅百米长卷《太行丰碑》。

刻苦奋斗成就斐然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二十多年的不断刻苦求索及丰富的生活阅历,深厚的文化修养,加上许文华独特的文人气质,使他把太行山的美丽风光表现得淋漓尽致,他的作品既豪放厚重,大气磅礴中见灵秀,又能于古法中得己意,颇受世人欢迎。

其作品曾在中国美协举办“懦子牛杯”,“全国职工美术大赛”,“第五届山水画展”中获优秀奖;“九七香港回归”全国书画展中获银奖;第四届海峡两书画大赛《太行丰碑》获荣誉金奖;中国第六届山水画60强金奖等荣誉。被中国文化部艺术服务中心授于:“人民优秀艺术家”称号。短短的几年他就在国内众多中青年山水画家里脱颖而出,成为当今中国很具有发展潜力的实力派画家,有上千幅作品被国内多家学术机构及海内外友人收藏订购。河南电视台,郑州电视台、《河南画报》、《今日消费》、《时代文艺》、《中华书画名家》、《中国新闻人物》、《文化时报》、《河南科技报》等国内多家报刊媒体曾对他的艺术成就及作品进行全面而深入的报道,同时作品及个人艺术传略入海内外百余部大型画册及人物辞典。

许文华先生的创作势头如日中天,他默默笔耕,不求闻达,不趋时尚,沉潜在自己的求索之中。

有人说,许文华的画,用的是北方的线,江南的墨。他笔下的太行山既有北国大山的巍峨苍茫、雄浑博大,也有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清秀飘逸。他走的是以人文为本,以古出新的路子,他很注重通过文化精神内核来表现文化的张力。

由于许文华亲身体会到了大自然的无穷变化与永恒生命,他将大自然铸造成自我情感的化身。把他一颗滚烫的血液融入到了太行山的山山水水中,以此来表达他对故乡的情思,实现他的梦想。他的画,总是以最自然的创作状态,写最自然的,最熟悉,生命中最感人的事物,用现实主义造型的方法去表现象征主义,同时采用现代形式的视觉效果。能够使作品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和视觉震撼力,是许文华先生一生的追求。

二十年来,太行山的沟沟坎坎都留下了他或深或浅的脚印,他在山林穿行中锤炼了自己的意志,陶冶了自己的才情。在痴心艺术寻梦的道路前行中,他忘记了岁月,忘记了黑夜白昼,在通往山水画这条无止境的大道上,许文华奋力跋涉,踏遍重重山水,突破道道险关。许文华的每步跋涉都领略到了不同的风光,他深知:技有道,艺无涯。

父母给了我生命,母亲山给了我创作的源泉,早期的油画创作无论取得什么的成绩,它都成了历史,昨天的成绩将由种子变成一棵小草,我渴望社会老前辈能像春风春雨一样滋润我一下,我会茁壮成长,将来我也会开出一朵花,结出一粒子来报答社会。”自己强大了,帮助更多的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思想深藏在许文华的心中,这与他的老师吴建潮、罗镜泉的谆谆教导有很大的关系,二位大师不仅绘画造诣精湛,为人处事更是高风亮节,他们呕心沥血传授给了许文华很多绘画技巧和从艺作人的标准,这些深深地感化着许文华,使许文华摒弃了心中的浮躁,脚踏实地地勤学苦练。

展望未来,任重道远。我们祝愿:许文华先生尽早完成他的巨作,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创作出更多、更好,具有时代感和影响深远的作品,并在中国画的艺术事业上,挥写出灿烂辉煌的一笔。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8 - 2009 今日河南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