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州市小吕乡中心卫生院:庸医简陋做手术聽一波三折换眼球
作者:佚聽名 原出处:今日河南网 添加日期:2013-5-6 9:26:42
聽聽聽 群众投诉:
聽聽聽 家住禹州市梁北镇大席店村蔡红军2012年11月15日感觉右眼球酸疼,视野模糊,于11月20日到禹州市小吕乡中心医院就诊,医院眼科医生刘玉堂接诊诊断后,告知患者需住院治疗,做个眼部小手术就可以康复了,并承诺没有任何风险和后遗症,同日,刘医生为蔡红军做了右眼球结膜瓣覆盖前房穿刺手术。手术后患者病情并未见好转;2012年12月18日刘玉堂又为患者做了第二次手术,手术后患者病情不仅不见好转反而日益恶化,2013年1月16日患者要求转到郑州的河南省人民医院治疗,河南省人民医院眼科专家诊断后说病情已延误,细菌浸入脑部,由于危及到生命,需要做右眼球摘除手术,患者为此身体和精神上遭受了极大的损害。并且第二次手术后蔡红军明明没有住院,病历上却写着住院治疗,很明显,小吕乡中心卫生院是在玩套取国家新农合资金的游戏。
聽聽 实地走访
聽聽聽 针对蔡红军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为求证事实真相,与3月12日驱车来到小吕乡中心医院,一楼门诊部满地烟头污物,杂乱无章,眼科门诊处零落有人来就诊,眼科门诊房间内没有看到相关的检查治疗设备,记者又上楼寻找能做眼科手术的无菌手术室,没有找到任何挂有手术室标志的房间。随后记者前往住院部寻找,住院部二楼全空着,一楼零星几位病人。在一楼楼梯间堆了一堆混装的医疗垃圾,被一辆无牌照的蓝色农用三轮车载满后扬长而去。
聽聽 住院部一楼楼梯间堆放的医疗垃圾
聽聽聽 据住院部的患者讲:小吕乡中心医院并没有眼科手术室。
聽聽聽 医院工作人员讲,眼科是他们医院效益最好的科室,被刘玉堂承包了,手术室就是眼科门诊旁边的那两间房。记者顺着眼科门诊往里看,发现就一张简陋的床,医疗器械,显微设备,检测监控设备,监护设备都没有。


聽聽聽 医院门诊烟头、药棉随地乱丢
聽聽聽 针对这种混乱现象,记者向医院工作人员表示要求见小吕乡中心医院院长白东旭,工作人员说院长不在,有事打他电话吧,记者发短信给白院长,白院长回复:眼科是由刘玉堂副院长负责,有关事项他不清楚,因家中有其它事不能见面。
聽聽聽 记者通过禹州市宣传部门联系了小吕乡中心医院的主管部门禹州市卫生局,见到了禹州市卫生局张主任以及小吕乡中心医院的刘玉堂副院长,面对患者所反映的手术医术水平不高导致患者蔡红军小病延误酿成摘除眼球的大病,以及在小吕乡中心医院现场看到的诸多现状等问题,刘玉堂副院长含糊其辞,避重就轻,抛开问题核心不说,夸夸其谈,说自己是中医眼科世家,有着多年的从医经验云云。
聽聽聽 记者问起在2012年11月20日病人病历记录显示,手术前期的麻醉是由负责做手术的刘玉堂一个人完成,是否符合临床手术规范要求,不知道刘玉堂是否有麻醉医师的职业资质?
聽聽聽 刘玉堂说:这没问题,一个主治医生要是连麻醉都做不了还当什么医生,那些麻醉我都会,也懂!以前我曾在省医院临床实习过。
聽聽聽 记者问,整个眼科手术过程只有你一个人吗,没有其他医护人员协同监护符合规定吗?
聽聽聽 刘玉堂说,没事,我在这医院都干几十年了,经验丰富。
聽聽 据知情人士讲,最近两年刘玉堂眼科手术曾出现了三例因自己失误小病酿成大病的手术,但刘玉堂能言善辩,不仅不找自身缺点还埋怨患者,推脱责任,不了了之。
聽聽聽 在蔡红军的整个手术中,没有家属签字风险告知书,更没有其他辅助医生签字。
聽聽聽聽 2012年12月18日,患者病情恶化,要求第二次手术,但未做手术病历记录,更为严重的是在随后长达十天的治疗中,患者并没有住院,住院记录上却说蔡红军在住院治疗,并且患者本人未得到一分新农合补助资金,很明显是医院在弄虚作假,套取国家新农合专项资金。
聽聽聽聽 刘玉堂院长给予了无力的解释,那他自己住院了非说没住,我有什么办法。求问禹州市卫生监管机构禹州市卫生局,对于小吕乡中心卫生院一直存在的主治医师兼任麻醉师现象是否同意?医疗垃圾随意乱堆乱放现象是否关注?眼科门诊在设备,如此简陋的情况下做手术、明目张胆套取国家新农合资金是否知情?禹州市卫生局是否尽到责任、监管到位,认真履行了监督管理部门的责任和义务?小吕乡中心卫生院医生们是否尽到了白衣天使、医治病患的医生天职?
有关禹州市基层医院管理混乱现象,导致庸医充数,不顾患者死活,只为金钱利益,套取国家新农合专项资金现状,本报将给予继续关注,并递交河南省卫生厅,引起相关纪检监察部门的重视。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8 - 2009 今日河南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