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蔡县今是街道办事处几宗征地拆迁事件调查
作者:郭清月聽张恒良聽王俭民 原出处:青年导报 添加日期:2011-11-4 18:47:26

强拆强占 村民遭殃

——新蔡县今是街道办事处几宗征地拆迁事件调查

郭清月 张恒良 王俭民

村民悲情诉说

聽聽聽 1018日上午,在新蔡县今是街道办十里铺村村民的引导下,记者来到事发现场———十里铺村北面、驻新公路北侧的农田里。

聽聽聽 记者看到,在农田边上树着一块标示牌,上面写着“河南食为天有限公司,总投资8000万元,建成年产保健食品1000吨……”字样。标示牌背后的近百亩农田,东面和北面已被砖墙圈住,西面成垛的红砖堆在田里。围墙外面的农田早已种上小麦,而围墙内的近百亩农田却被推土机铲平。

聽聽聽 十里铺村村民朱幸福和妻子李春英闻讯来到记者面前,看着眼前被碾平的责任田和拆毁的房基,他们满脸悲伤不停地流泪。夫妻俩告诉记者,他们的大儿子已20多岁,需要找对象结婚。由于家里住房紧张,他们就想为大儿子盖新房。20098月经过申请,村委会、十里铺乡政府(今年3月改名为今是街道办事处)同意他们在自己的责任田里建新房。为此,他们向乡财税所交了6300多元耕地建房占用税,又向新蔡县城建局交了5000元费用,还给乡国土资源所交了一些钱。随后,他们就在自己责任田的南头开始建房,光打地基就花了10多万元。新房还没建起来,109日,今是办事处的杨舣书记就突然带领100多人开着推土机、挖土机,在没有和他家协商的情况下,强行挖毁了他家的房基,碾平了他家的责任田。

聽聽聽 朱幸福告诉记者:“办事处的包村干部张涛威胁我说,你再向上反映,就什么也得不到!”

聽聽聽 听说十里铺村村民朱明利家的责任田也被碾平了,记者就来到朱明利的家里了解情况。朱明利的妻子、儿媳妇看到几个陌生人走进来,吓得低头沉默不语。当听说我们是记者时,她们哇哇地哭了起来,说:“办事处把俺整怕了,俺不敢见上面的干部啊。办事处不仅强占俺家的4亩多责任田,还把俺孩儿和他爹暴打一顿,打得身上到处是伤。他们把俺孩儿也抓走了,已经几天了还没放出来。孩儿他爹躲出去不敢回家,怕被他们抓走了。”

村民护地被打被抓

聽聽聽 对于十里铺村的朱幸福、朱明利等村民来说,2011109日,是他们永远难忘的日子。

聽聽聽 朱明利说,9日下午4点多,他正在另一块责任田里干农活,一位邻居跑来告诉他,今是办事处的杨舣书记带领许多人正在强占他家在驻新公路北侧的一块责任田。他急急忙忙地跑了过去,看到公路上停满了汽车,路上、田里站有100多人,杨舣书记正指挥着推土机、碾压机在他家的责任田里推来碾去。他连忙跑到责任田里阻拦,却被几个人拉住了。他掏出手机打电话,叫儿子朱杰赶快来这里护地。不一会儿,朱杰驾驶着自家的小面包车过来了,由于公路上停满了车,朱杰就把面包车直接开到自己的责任田里。朱杰一下车,就有十几个男青年扑上去对朱杰拳打脚踢。他非常气愤急忙跑过去护儿子,十几个男青年又对他大打出手,把他父子俩打倒在地,身上多处受伤。杨舣和办事处的几位领导一直旁观不加制止。然后,民警又把朱杰抓进了派出所,并以涉嫌妨碍执行公务罪和涉嫌故意杀人未遂罪对朱杰进行刑事拘留。而暴打他父子俩的十几个男青年却没有一人被抓走。“老天爷啊,俺孩儿没有碰着他们一个人,咋就犯了故意杀人罪呢?他们不和俺商量,不给俺赔偿,就强行占用俺家的责任田,这是他们违法了,咋反过来打俺、抓俺呢?”

聽聽聽 现在,朱明利的儿子已被抓走十几天了,公安机关也不让家人去看望。朱明利全家担心朱杰在看守所里会被毒打、受皮肉之苦。

聽聽聽 朱明利还悄悄透露:今是办事处和公安机关的人不让他们上访,如果向上面反映了,就判朱杰的刑。

聽聽聽 朱明利的妻子告诉记者:“办事处的干部叫人捎信给俺家,只要答应卖地就放俺孩儿,不签字就不放。”

聽聽聽 朱幸福说,109日下午,听别人说,县里、办事处来了上百号人、几十辆车,到他家的责任田里拆房占地,他就和84岁的老母亲赶到自家责任田里。他和老母亲上前向有关人员询问情况,旁边的民警就把他母子俩强行带到十里铺派出所,两个多小时后才放他们回家。返回责任田里,他和老母亲痛苦地看到,房墙已被推倒,准备种麦的农田也被推土机碾平压实,还撒上了白石灰。

聽聽聽 朱幸福的妻子李春英哽咽着说,1016日上午10点左右,今是办事处的干部和十里铺派出所的所长赵玉华带领一帮人来到她家的责任田里,用挖土机挖她家的房基。她上前阻拦不让挖,赵玉华就把她强行拉到一边指挥人继续挖,于是她和赵玉华发生口角,赵玉华当着村民的面,狠狠打了她一记耳光,然后指挥民警把她抬上警车拉到派出所。在警车上,赵玉华又打她的耳光,并恶狠狠地说:“在车上打死你也没人看到。”她被押到审讯室,手脚被铐住,派出所的民警对她做了笔录。民警威胁她说:“如果对外说出去你挨打的事,就拘留你。”她害怕被拘留、再挨打,就被迫在笔录上签了字。从上午11时左右一直到下午6时左右,她被关在派出所整整7个小时。

聽聽聽 李春英呜咽着说:“他们强占我家的地,强拆我家的房,明明是他们违法了,侵犯了我们的利益,却反而抓我们、打我们,这还有天理王法吗!”

村民有田不能种

聽聽聽 在今是办事处采访,记者看到许多农田都已种上小麦,并已发芽出苗。而位于十里铺村北面、驻新公路北侧的100多亩农田却是光秃秃的。当地村民向记者介绍,这100多亩耕地原来都是基本农田,是村里的好地,每亩年产粮食1000多斤,他们舍不得这些好地。东边的几十亩地乡里前几年征走了,说是要办工厂。可是几年过去了,工厂没见办起来,可好端端的耕地却年年荒芜。

聽聽聽 记者疑惑地询问朱幸福、朱明利、朱明卫等村民:现在办事处没有和你们签订征地协议,也没补偿你们,你们为什么把地闲着不种呢?这不是浪费宝贵的土地资源吗?朱幸福等村民心有余悸地说:“谁敢种啊,你正整地时、播种时,办事处突然来人打你、抓你咋办?俺都被办事处打怕、抓怕了。”

聽聽聽 记者了解到,朱幸福、朱明利、朱明卫3户村民承包15亩左右的责任田,都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他们的承包期从1998930日到2027930日。虽然《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上写明“个人或集体的承包权,受法律保护”,但当他们面对办事处的强权强占时,尽管心在滴血、满腔怨恨,却毫无办法。

杨舣书记不接受采访

聽聽聽 为什么要强占农民的耕地、强拆农民的房屋?为什么不按国家的法规、政策办事?带着这些问题,1018日下午,记者来到了新蔡县今是办事处。

聽聽聽 今是办事处的领导大多在二楼办公,房门上分别挂有书记、主任、副书记、副主任等字牌。记者逐屋敲门,里面均无应声,整个二楼的十几个房间空无一人。但有一个大会议室却是双门敞开,可是里面也没人,会议室的一面墙上赫然写着“民之所忧,我之所思;民之所思,我之所行”,另一面墙上又赫然写着“关注民生,重视民生,保障民生,改善民生,是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人民政府的基本职责”。看着这些春风扑面、境界高尚、制作漂亮的格言和口号,想想近日发生在十里铺村强拆强占的事件,真让记者“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聽聽聽 下到一楼,记者找到了一位值班的男青年,他说领导们都外出办事去了。记者设法找到了今是办事处党委书记杨舣的手机号码,拨通了他的手机,向他说明了来意。他说正在外面开会回不去。记者请他安排一位知情人员核实一下有关情况,但没等记者说完,他就挂断了手机。几分钟后,杨舣给记者发来短信:“这是县里的统一行动,我们办事处只是配合,我在开会。”

领导都在开会?

聽聽聽 虽然杨舣书记不愿接受采访,但他在短信中却明确地告诉记者:十里铺村发生的强拆强占事件,办事处的责任小,县里的责任大;县里是主角,办事处是配角。

聽聽聽 1019日上午,记者来到新蔡县政府和有关部门采访。

聽聽聽 在新蔡县人民政府办公室,记者向一名工作人员说明来意,要求采访县里有关领导。他回答:“都开会去了。”在知情人的指点下,记者敲了几位县领导办公室的门,确实屋中无人。记者用短信和几位县领导联系,有的回了短信,有的没回短信,回短信的县领导说在外开会。

聽聽聽 记者又来到新蔡县公安局,想了解一下有关村民被打被抓的有关情况。该局纪检书记李军对记者说,局长、政委都到省里开会去了,他不分管这块工作,让记者去找分管治安工作的邹副局长。记者拨通了邹副局长的手机,他说正在开会。记者问他下午有时间吗?他回答要开一天会。记者就把群众反映问题的有关材料交给了该局办公室的有关人员。

聽聽聽 记者又到新蔡县国土局和新蔡县住建局采访,这两个局的工作人员也都说他们的局长开会去了。

一边强占一边荒芜

聽聽聽 村民告诉记者,今是办事处在强占农民“活命田”的同时,又让上千亩的良田荒芜。村民说,在今是办事处区域内,有许多企业早已关门不干了,这些企业圈占的土地大片大片的荒废着,令人心疼!

聽聽聽 在村民的引导下,记者亲眼目睹了十几处荒废的土地,足足有500亩!下面略举几处。

聽聽聽 第一处:新蔡县天龙禽业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牌上写着:占地150亩,总投资1.2亿元。记者看到,围圈土地的铁栅栏已多处破损,大院内没有一间房屋,长满了茂盛的荒草。村民戏言:“要是政府在这个大院里放养上几百头牛,保准一冬天饿不死。”

聽聽聽聽 第二处:河南幸福电子有限公司。项目牌上写着:占地350亩,总投资2.53亿元。记者看到,在这个数百亩的大院里,除南面建有一些厂房外,北面有100多亩土地闲置,野草长有1米多深。

聽聽聽 第三处:新蔡县缘发木材制品厂。项目牌上写着:占地39亩,总投资800万元。记者看到,门卫房的房门敞开着,里面什么也没有,厂院内到处长满荒草,大门上的铁锁早已锈蚀。

聽聽聽 聽聽空院、杂草、野兔、飞鸟,成了新蔡县今是办事处区域内的一大“亮点”!

聽聽聽 聽聽记者在想:今是办事处为什么不去积极开发利用这上千亩荒废的土地,而非要兴师动众、使用暴力去强占农民那十亩八亩的“活命田”呢?

聽聽聽 本报将继续关注今是办事处强拆强占耕地事件以及上千亩荒废的土地。

国家相关政策和法律:

聽聽聽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通知》指出:“征地前要及时进行公告,征求群众意见;对于群众提出的合理要求,必须妥善予以解决,不得强行实施征地。”“程序不合法、补偿不到位、被拆迁人居住条件未得到保障以及未制定应急预案的,一律不得实施强制拆迁。”“对随意动用公安民警参与强制征地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严肃追究有关党政领导的责任。”

聽聽聽 公安部《2011年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指出:“各级公安机关要把维护党的政治纪律放在首位,要认真贯彻国务院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的有关要求,严禁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对随意动用警力参与强制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聽聽聽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法》第七十二条:各级人民政府、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在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调整、农业产业化经营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等过程中,不得侵犯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得干涉农民自主安排的生产经营项目,不得强迫农民购买指定的生产资料或者按指定的渠道销售农产品。第九十条:违反本法规定,侵害农民和农业生产经营组织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等财产权或者其他合法权益的,应当停止侵害,恢复原状;造成损失、损害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聽聽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九条: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征用、占用土地或者贪污、挪用土地征用补偿费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等责任。

聽聽聽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七条: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8 - 2009 今日河南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