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州市汲滩镇:烈士有灵定垂泪
作者:褚衍明 原出处:今日河南网 添加日期:2011-11-10 22:16:37
本网记者 褚衍明
聽聽聽聽聽 邓州市城东20公里处的汲滩镇,位列邓州境内汲、林、构、张四大名镇之首。1928年中共第一个党支部在此建立,老一辈革命家郭绍义、单德炳在此领导了著名的大湖波农民起义和谷社暴动。南阳地区第一届行署在此设立,众多革命先烈在这里洒下了鲜血,这里是一片红色的热土。
聽聽聽聽聽 初冬时节,根据群众报料,记者来到汲滩镇采访,所见所闻,百感交集,尽管遭遇了春夏季节多年不遇的干旱和秋季的阴雨绵连,但这里的秋粮依然获得了较好的收成。虽然天气寒冷,但汲滩镇的几条大街上依然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购物的农民和各种小商贩几乎要把街道拥堵住,装修一新的各种商店和玲琅满目的商品使记者怀疑自己是否走进了大都市,可以说汲滩镇的集镇建设在当地首屈一指。
聽聽聽聽聽 听说来了记者,几位衣着朴实的农民拦住了我们的采访车,他们七嘴八舌的说:“集镇是越建越大了,但我们的耕地却基本被卖完了!”他们说:“自从省道从汲滩镇境内穿过,沿路的村支书俨然成了国土局局长和规划局局长,甚至比这些局长权力还大,想盖房子的农民必须先给村支书送个不薄的礼品,再交上数万元不等的钱就可以毁掉庄稼在耕地上建房子了。”一位农民说:“汲滩镇王营村、元庄村、刁堤村等都是靠卖地发财。可以说在汲滩镇30多个村,没有不敢卖地的村支书!上有镇政府充当保护伞,下有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做帮凶,又有暴利做后盾,汲滩镇的村干部们一个个卖地的胆子越来越大,什么土地法、什么土地承包法都被他们不当回事,他们都争先恐后当地王。”一位农民说:“我是一名老党员了,是刘岗村的,我们支书把100多亩地种成杨树,想发杨树财,但至今不交一分钱承包费,我们告到邓州市市政府,上面来调查时,都被镇政府遮挡过去了。小小村支书,也敢大腐败。”另一位农民说:“姜还是老的辣,卖耕地的村支书要算杨普德村的杨道永和孙庄村的孙德利了。这两个村支书都是快70岁的人了,他们用一部分卖地款和镇干部搞好关系,再用一部分卖地款养几个打手,号称黑白两道通吃。有哪位村民胆敢反抗,想保护自己的耕地,老杨和老孙都是想派人讲好听话,要不然,就排几个打手上门威逼利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一位骑摩托车的农民说:“杨道永整天说卖地钱都交给镇政府了,11月7日上午,杨普德村农民李海潮和李海双冒雨到镇政府查询杨道永的卖地钱,副镇长耿飞怒气冲冲的训斥这两个农民说:‘你俩的级别太低,没资格来查账!也跟不着跟我说话!有本事你俩去找村支书查账去!’谁不知道许多镇干部都被杨道永买通了。11月8日上午,杨道永拦住上街赶集的返回村的李海潮说:‘你再敢查我的帐,小心我和你打头拼脑子!我可是快70岁的人了!’”
聽聽聽聽 记者驱车从汲滩镇镇政府门口向东行驶约2公里,到了一个叫高庄的自然村,这里隶属于杨普德村,从这里向北就能找到村支书杨道永的家。在高庄路口的耕地上建有20多座两层楼房,村民们说在这里建房,不需要准建证和土地使用证,只要给村支书杨道永交些钱就可以了。一位村民说:“别看我们这里经济不发达,村支书杨道永既不经商,也不种田,但早就成了杨百万,在汲滩街和邓州市区购买有几套房子。”另一位村民说:“我们早就强烈要求把这些年的经济账公布公布,也就是你们说的财务公开,但杨道永拖到现在也不敢公开。要是哪个村民再催杨道永公布帐,他晚上就派人上门威胁。”
聽聽聽聽聽在杨普德村,村民们告诉记者:村民郑荣刁今年40多岁,上有年过八旬的老母亲,下有一双年幼的儿女,家庭很困难,不会给村支书送礼,村支书就于2002年以违反计划生育为名,没收了郑荣刁一家的责任田,到现在这一家人没有享受到种粮补贴的一分钱,这些种粮补贴款都被村支书杨道永虚报冒领了。郑荣刁向镇政府反映情况,杨道永诬称种粮补贴被郑荣刁的哥哥郑荣芝冒领了,郑荣芝到镇政府对证,杨道永却躲开走掉了,事情拖到现在也没有解决。
聽聽聽聽 记者给村民讲了一些农村政策,鼓励他们依法上访,村民们一个劲的道谢。看着这些在寒风中一张张饱经日晒的脸庞和一双双期盼的眼神,记者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这里是先烈们曾经抛头颅洒热血才获得解放的地方,先烈们当年浴血奋战,不惜献出生命就是为了后人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可是,就在这里,却有人长期为党的政策设置棚架,使大量村民享受不到党的惠农政策。为了疯狂敛财,不顾党纪国法,在保护伞的庇护下,常年欺压百姓,先烈们的英灵在天若有知,肯定会垂洒眼泪的。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8 - 2009 今日河南 Inc. All Rights Reserved